设置

关灯

明淮5我陪

    墙角那里有一个位置很高的水龙头,应该是保洁人员平时涮拖把用的,明季在那里疯狂地冲洗,将头放在水龙头下,弄得全身都湿漉漉的,最后裹上外套和裤子,冲回了家里。

    到了家换了衣服便昏睡了过去,夜里不出意外发了高烧,电话铃不停地响着,她听到了,却一点力气也没有,嘴唇都g裂了。

    “明季,明季,醒醒,跟我去医院……”

    明季勉强睁开眼睛,笑了:“是安安啊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沙哑的厉害。

    裴以安皱眉,将她扶起来,负在背上,打开房门——他向来有她的房门钥匙的。

    “39度多,打吊瓶吧,切记以后不要sh着头发睡觉。”

    明季恹恹的,没有精神,打着吊瓶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短短几天,她的面色迅速灰败下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高成这个样子,”裴以安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,“是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

    明季勉强睁开眼睛,看着他斯文秀气的面容,沉默地摇了摇头,心里的疑团一直在,她没有办法问出口。

    裴以安坐在她旁边,从包里掏出一个蓝色的盒子:“送你的。”

    明季眼睛蓦地睁大了,这个熟悉的蓝色盒子,她曾经在他房间里见到过,只是他不是送给萧玉了吗?

    “你,你,你……”她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裴以安感到好笑,摸了摸她的脑袋:“我向你道歉好不好,前几天我进你的房间,看到了你相机里的东西,我给删掉了一些,”他斟酌了一下,“那些照片总归是不大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是他,明季手指一颤,垂下了头,她的心里又是羞愧又是心酸,羞愧于自己做的那些龌龊的事情被喜欢的人发现,心酸在对方全然不知因为他的举动自己已经处于怎样的深渊。

    “安安……我……”明季想解释的,张了张口。

    裴以安霍地一下站了起来,明季吓了一跳,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看到了萧玉,还有……秦淮。